丧家之犬

“丧家之犬”典出《史记·孔子世家》:“东门有人,其颡似尧,其项类皋陶,其肩类子产,然自要以下不及禹三寸,累累若丧家之狗。”形容丧事人家的狗因无人照看,失意而四周观望的样子。为了推行儒家的政治主张,孔子携众弟子周游列国。在前往郑国的途中,孔子与弟子走散。于是,孔子站在郑国外城的东门张望。子贡在城中向郑国人打听孔子的消息,有一个郑国人对子贡说:“东门那站着一个人,他的额头像唐尧,脖子像皋陶,肩膀像子产,然而从腰以下比夏禹差三寸,瘦骨嶙峋、憔悴不堪,样子好似丧家之犬。”子贡寻到孔子之后,将这番话说给孔子听,孔子笑道:“我的样子倒不太像他所讲的那样,不过,他说我像‘丧家犬’倒是说得很对啊!”孔子如是说,意在表明,尽管自己现在的情形如同无家可归的“丧家犬”一样,却能够志高识远、安贫乐道,比起那些精神上如同“丧家犬”的人则要好得多。孔子能在自己的政治思想四处碰壁,不得意的时候说出这番话,足见孔子的大丈夫之风。后以“丧家之犬”形容无家可归、失意落魄的人。

禁止转载,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编辑。